自由女神像

自由女神像上的铭文写着:

不像希腊名望大胆的巨人,
征服四肢从地到地;
在我们被海水冲刷的地方,日落之门必将屹立
一位拥有火炬的强大女人
是被囚禁的闪电,她的名字
流放之母。 从她的信标手
焕发全球欢迎; 她温和的眼睛命令
双城构筑的空中港口。
“保持,古老的土地,你传奇的盛况!”她喊道。
沉默的嘴唇。 “给我你的疲倦,你的贫穷,
拥挤的群众渴望自由呼吸,
您到处都是海岸的可怜垃圾。
把这些无家可归,暴风雨抛给我,
我把灯抬到金门旁边!”

那首诗写于1883年。不知何故,在过去的100多年中,我们忘记了这一信条。 我们已经忘记了人们并没有按照性别,肤色,宗教信仰或原籍国来定义。

美国的诺言曾经是,而且将永远是一扇金门。 机会,自由,自由的大门。 让我困扰的是我们之前曾进行过这些讨论和斗争。

我们必须站起来多少次,要求对妇女,非裔美国人或亚裔美国人给予平等待遇? 在听到消息之前,必须贬低多少犹太人或穆斯林?

当您攻击我们其中之一时,您就会攻击我们所有人。

我的意思不应该让您感到震惊:我们的整个国家都是在抗议的基础上建立的。 《独立宣言》的每个签署人都是英国人。 直到我们的第八任总统马丁·范布伦(Martin Van Buren),我们才没有天生的美国公民担任总统。

200年来,美国一直是移民的代名词。 即使您说出“美国”一词,也要记住,北美和南美是从意大利探险家Amerigo Vespucci继承的。

我们不能迷上认为美国价值观受到外国人,移民或难民的“攻击”。 只有那些背弃该国历史的美国人才能破坏我们的价值观。

如果我们必须再次经历这场动荡,那就这样吧。 我在这里讨论。 我在这里战斗。